李振忠:“胶囊公寓”,想要大声说句爱你真不容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9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红网

北京的胶囊公寓(资料图片)

  4月8日《法制晚报》报道:上月底,78岁的退休工程师黄日新老人,在海淀区六郎庄建起“胶囊公寓”,房间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租金200-250元/月。7日晚8点,25岁的山西姑娘张琪,搬着自己的全部家当——一个小整理箱来到这个新住处。眼前的这个女孩,短发、短裙、一脸阳光。

  胶囊公寓,想说爱你不容易。

  类似的胶囊公寓在日本早就出现过,从相关新闻图片上可以看到,日本的胶囊旅馆比黄日新老人的胶囊公寓还要节省,似乎是一个蚕蛹住过的茧,仅仅能容纳下一个人躺进去。而黄日新老人的胶囊公寓则要人性化得多,起码往上的空间完全可以站开一个人。这大概也就是国人值得骄傲的地方吧,看看,我们比日本的胶囊租客住的好。

  然而,仍然要说胶囊公寓,想说爱你不容易。

  一处单元房,若是被房东人为隔开成为多个更小单元的房间,那这里的安宁安静也就不复存在了。尤其对于那些租客来说,似乎这里就是一个临时的住处,是可以任意“挥霍”甚至胡闹的。动锤子动电钻自不必说,“破了相”的事也并非虚构,那半夜里响起来的高跟鞋声,吆喝声,甚至口哨声,让其他的邻里无法入睡。他既没有犯法,也没有违反治安条例,派出所也懒得管这些“小事儿”,而对于邻里来说,岂不就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巨大灾难?

  “第一天不太适应,”张琪说,这里隔音不好,而且她的邻居都是农民工,夜里有些吵,而自己当天带的被子不够厚,冻得一晚上没睡。当一个人由闹而入闹,是不会感觉出太大的不适应的,而对于那些原本就生活在安静状态下的人们来说,夜里的“吵”,又如何解决?相声里那不曾落下的鞋子,让一位老人等了半天也难以入睡,而现在的租客们,又有多少人能体谅到邻居们的苦衷?

  “胶囊公寓”绝不会是第一例,而是会出现无数效法者,甚至连居民区也会出现大量的胶囊公寓。而其首先冲击的就是他人的安静权、生存权。此外,这种胶囊公寓所带来的治安问题,供热供水问题,火灾等安全隐患问题,公寓出租者能提供保障吗?派出所、消防部门、水电热服务部门准备好了吗?势必成为生存生活治安“死角”的胶囊公寓,想说爱你有那么容易吗?

  值得注意的是张琪本人就是房东,在双井买了一套2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个人住也够宽裕,只是她把它租出去了,每月1200元。而真正需要这种胶囊公寓的大有人在,那么,解决以上问题的根本还是要依靠政府建造更多的临时廉租房,或者平抑房地产价格,让外地人也能买得起低价经济适应房。类似的廉租房、经适房可以参考胶囊公寓的设计理念,但一定要满足租客的起码需求。

责编:赵春晓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