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人月:退出保障房申请的公务员是何表情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13日 08: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深圳市公示第二次保障性住房初审合格家庭(单身居民)的名单中,至少299户有成员在政府机构工作,还有不少住豪宅,齐齐哈尔市驻深办主任也赫然在列。目前,部分公务员已退出申领。(《广州日报》4月12日)

  之前有消息称,深圳拟斥资9亿元在豪宅区为海归等高级人才购置保障房,舆论就担心权力会趁机自肥。公务员如此大规模地染指保障房的事实,不幸坐实了公众的”先见之明“。看来,从温州”购房门“到北京的内部房再到深圳的保障房,“天下便宜官占多”,哪里都一样。再联系此前报道,深圳公务员转租廉租房赚钱(《新快报》2007年11月2日),深圳多个经适房小区的业主大部分是公务员(《武汉晚报》3月10日),权力对房子的贪占算是其来有自,难怪公众遇到类似事件会条件反射式地警惕。

  遗憾的是,有一而再再而三的恶例在先,有关方面在程序正义和监管把关上,为何没有一丁点亡羊补牢的改进?这次,众多公务员居然混入申请者名单,外地驻深官员、住在均价5万元/平方米豪宅区的公务员,都能堂而皇之觊觎保障房并轻轻松松过了初审关,这“审”字何处安放?还是原本就衙门八字开,见官就放行?

  虽然已有部分公务员退出申领,但这并不是舆论的胜利。没有媒体曝光,这种退出绝不会有。但公务员害怕的不是媒体,也不是公开,怕的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怕步周久耕、韩峰诸同志的后尘。那位驻深办主任就标榜称,为不影响在法国自费留学的孩子,自我了断退出啦。恐怕这还是怕被人肉搜索出更多陈芝麻瘪谷子的烂事吧。

  不知这些公务员是好事被坏地悻然而退,还是丑闻败露后不好意思地哂然而退。无论是羞耻之心未泯,还是出于明哲保身的考虑,主动退出说明他们还有所畏惧,这总是社会之幸。毕竟我们刚见识了执法局长对唐福珍自焚事件的毫不愧疚,惊诧过银行行长公然猥亵民女的胆大妄为及副县长的见危不救。

  虽然看不清退出保障房申请的公务员到底是何种表情,还是不妨给这种知难而退以一点掌声吧,总算减少了后续审查环节的工作量,节约了社会成本。当然,更希望制度的威严在一开始就能让作奸犯科者望而却步,让阴暗动机在阳光行政面前无颜以对,让冒领行为不能得逞不敢来犯。那,才是善治的根本。

 

责编:赵春晓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