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公立医院卖药普遍暴利 指导价为出厂价10倍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0日 11: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闻1+1

视频:出厂价15.5元药品售213元利润高达1300%

  央视《新闻1+1》2010年5月18日播出《药片利润1300%,救命还是要命?》,以下为完全台本: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很多人都觉得房价太贵了,房地产业就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有人过这样的估算,说这个行业的利润率是在130%左右,如果房地产业的这个高利润率和一种叫做芦笋片的药相比,那房地产业的利润率绝对是薄利了,因为芦笋片的利润率是1300%,我们来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播放短片)

  肖谷成(湖南省物价局医药价格管理处处长):芦笋片没有进入招标程序,企业也没有参加投标,按照我省药品招投标的规定,不能在湖南的医疗机构销售,现在它在我们湖南省的医疗机构销售,省卫生厅和省检察厅,我们将协助他们将此事调查清楚。

  解说:作为一种治疗癌症的辅助药物,每一个患者都会在医生的指导下购买这种213元一瓶的芦笋片,但是我们今天被告知的真相是这种由四川省大华西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药物没有经过当地政府集中招标采购就进入了公立医院销售,而且药品的利润率高达1300%,这是一个与抢劫没有区别的利润率。

  郭志球(湖南省物价局副巡视员):芦笋片的直接生产成本是每瓶6.83元,完全成本每瓶13.39元,公司给经销商的平均供货价格是每瓶14块到19块不等。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进的这个药?

  湖南省医药公司财务工作人员:这个是12月4日发的货,12月8日到的。

  记者:进货价多少钱呢?

  湖南省医药公司财务工作人员:15.5元,因为这个是签合同价。

  解说:生产成为6.83元湖南省医药公司拿到的出厂价是15.5元,但是到了医院,那些医生开给患者的213元是批发价的7倍,出厂价的14倍。据了解,芦笋片在2004年就进入了湖南省的医保目录,2006年湖南省物价局公布的零售价就已经高达160元,2007年在政府集中采购药品的招投标过程中,湖南省物价局向社会公布的销售价是218元,这真是一个让人看不懂的政府指导价。对此,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湖南省物价局的解释是,没有及时了解到相关信息。由于芦笋片是外省独家生产,只在医院销售,这给招投标指导价的确定带来了困难。

  郑丕贤(本台记者):我说你为什么没有问他要出厂价,或者说成本价格,他说因为芦笋片属于外地品种,外地品种不归他们这块管,他们没法向企业要成本价,或者出厂价,他们没有权利要,他们说是很多很多的品种,好像是将近有4000多个品种,他说不可能每个企业成本价都能拿到。

  郭志球:在核定芦笋片的价格问题上,我局工作人员确实存在把关不严,信息收集不全,工作不够细致的问题,导致制发的每盒136元投标报价指导价偏高。对此,我们将积极改正。

  解说:如今,湖南省已成立的由省纠风办前头,卫生、物价、药监、工商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组表示,在全省范围内将存有商业贿赂可能的芦笋片全面下架,重点查清商业贿赂问题,将重点查清事实,分清责任,无论涉及到谁,涉及到什么部分,一律依法依规严惩。如今,尽管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尽管承认了芦笋片在公立医院销售属于违规,但是人们依然还是不明白,芦笋片高达1300%的利润率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实现的?

  主持人:王教授,我看完了这条新闻以后,我马上想到,只要人都会有生病的那一天,都要吃药,十几块钱的药变成两百多块钱,谁赚了我的钱,这是我想到的问题。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王锡锌(特约评论员):我觉得首先我也想到了,买药的最后的消费者,最后花了几乎是超过了原价13倍的价格买到。中间的这种暴利到底是怎么分配的,流到哪里去了?原来我们都说药价虚高,但是看着这个个案,我们才知道,药价那是高,实在是高,这种高的里面,如果说真正的是让消费者在这里承受这么重的负担,这样的药我们真不知道是救命的还是要命的。

  主持人:药价实在是太高了,药品从出厂一直要消费者的手里,这其中究竟要经过多少个环节,今天下午我们记者采访的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于明德(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正常说,大多数药品从工厂出来要卖给批发公司,批发公司也可能是一道,也可能是两道,多的个别的,也可能到三道,就是由北京的一个药厂给了北京的一个批发公司,北京批发公司再把这个药品调给上海的批发公司,上海的批发公司再调到上海下面县里的公司,县里的公司送到县里面的医院,这是比较多的环节了。

  主持人:王教授,一个药从出厂的那一天起,为什么从北京到上海,从上海到区县,最后才到消费者手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环节?

  王锡锌:其实我想在圈外的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干吗不能由企业直接卖给医院。

  主持人:这是市场的需要吗?

  王锡锌:我觉得其实当我们问这一个问题,刚才通过专家的解读,其实我们看到这里只有一个伪市场,或者一个被严重的扭曲了的市场,因为你想,从市场的选择来说,市场一定会接近于一种让市场的另外一方,就是消费者,最终是这些患者要买药,那么如果他们来选择的话,显然是应该让药价格能够降下来,但是今天所形成的这种机制,整个流通这么复杂,这么多坎,而且每一层参与者肯定都要获利的。

  主持人:王教授您看,刚才您说,如果说是市场定价的话,一定是让消费者最后能得益的这么一个价格,现在消费者没得益的,这个价格是让谁得益的一个价格?

  王锡锌:这里面很多的销售环节,整个销售环节有这么多层,这么多层,只能说明整个参与到这个过程中的人都要得益。举个简单的例子,刚才他说了销售环节仅仅是由省级公司不断地向下级公司层层流通,每一级流通我们知道都一定要增加成本,最后可能在进入医院的时候,可能医院要不要采购这种药,可能医院的领导有发言权,医药的药剂科或药室委员会的人有发言权,最后医生的厨房把药批出去,他也有发言权,这些发言权决定了哪些药能够进到医院,哪些药能够销到患者的手中,这些人是无利不起早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简单地说,这种就是可能会存在大量商业贿赂的过程。正因为这样我们看到,其实最终的消费者不仅仅承受的很高的药价,虚高的药价,而且他们还要为这样一种商业贿赂来买单,我觉得是双重腐败。

  主持人:有商业回路就应该有监管,我们从片子里面看到的是什么,湖南省相关部门就承认,他们事先不掌握芦笋片的出厂价是15.5元,他们承认在核定芦笋片的价格问题上,我局工作人员确实把关不严,信息收集不全,工作不够细致。他们应该是起到监督作用的,你怎么评价他们这次失去了监督的作用?

  王锡锌:我们刚才讲到,因为我们现在的生产,特别是流通环节存在着市场扭曲比较严重的情形,其实我们各级政府一直在想这个降药价这个方面下功夫,包括出台指导价格。有的时候是国家直接对一些基本药品进行定价,像我们这里看到是一个指导价格。指导价格正如你刚才说的,当地的物价监管部门说了,我们得掌握这个基本信息,比如说生产成本和销售环节里面所涉及到成本的时候,情报掌握得不准,有可能基本上就没有情报,然后出台了这样的指导价,可能指导价本身就存在虚高的情形。

  主持人:刚才您说情报本身掌握的就不准,你监督的,你如果信息都掌握不准,掌握不全的话怎么监督?

  王锡锌:这就是我们看到许多像芦笋片这样的个案,指导价格虚高的个案不仅仅是在一个省,我们从短片里面看到,在别的地方,它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的指导价,也存在这种情形。

  主持人: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发生在湖南的芦笋片的价格非常高的问题,这样的价格是不是仅仅发生在湖南,我们接下来继续关注。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