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我与世博:一只萤火虫不得不说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9日 14: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备三顾茅庐,是为了访俊杰,我三顾“茅庐”,也是为了访“俊杰”

    第三次再来世博,就到了三个月以后。当时,我刚从贵州抗旱一线回到北京没几天。那时已经是四月上旬,世博会逐渐升温,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到达上海的当晚,我被分到了“我与世博”这个组,和动态新闻不同,“我与世博”主要是做人物特写的,是记录那些和世博有关的人。由于临近世博开幕,领导还是希望能做一些高端人物,于是接下来,就有了海宝设计者邵隆图、上海世博会执委会副主任周汉民以及中国馆总设计师何镜堂等几期节目,虽算不上精彩,但采访都进行得比较顺利,而就在距离世博开幕还有五天的时间时,我又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采访开幕式室内文艺表演总导演滕俊杰和室外烟火晚会负责人刘文国。只有四天时间,节目要在4月30号播出!要知道,在那个时候,所有准备开幕式的人都焦头烂额,谁还搭理你啊!

    接下来,我只能充分发挥我如铜墙铁壁般的厚脸皮和三寸不烂的舌头了。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先联系上他们。我全天手不离机,轮番给滕俊杰和刘文国两位大导打电话。终于,滕俊杰接电话了,我立刻自报家门,扯上原来的关系。

    “滕台(他时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记者,6年前我在四套的《欢聚一堂》实习过,当时您不是和这个栏目合作了好几期节目吗?我叫薛晨,您还记得我吗?

    说实话,我根本没打算他记得,谁知道,过了仿佛半个世纪的时间后,滕台回话了,“哦——记得呀,记得记得,哎呀,当年的实习生变成现在的大记者啦!”

    哦买噶!他竟然还记得!趁热打铁,我赶紧接话,“哪里哪里,小记者,小记者,这次我们要麻烦滕台了,我们想对您做一个有关开幕式的专访,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这个,这样吧,我明天下午全部都会在文化中心的现场指挥彩排,你直接来找我吧!”

    没想到他这么爽快!有戏!有戏!我赶忙谢过。

    第二天下午,也就是4月27号,我和摄像郑忠营准时出现在了世博文化中心的东门,由于当时的管控措施已经很严了,我们在门口打了半天游击都进不去,于是给滕台打电话,没想到仅仅过了五分钟,他竟然亲自出来接我们,这已经够惊了,更惊的是,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我2008年跑奥运时结识的“大腕”王平久(由于他涉猎广泛,所以我一直叫他“大腕”),真是他乡遇故知!

    开心的我一边进馆一边和他聊起了近况,短短几分钟时间,我就发现滕台消失了!这不虾米了么?于是我打着手机满场找,半个小时后,终于让我在主席台上找到了他。这一次,我吸取教训,紧紧跟住滕台,他来来回回在一层演出现场和二层播出平台上跑动,我们也寸步不离地跟着,直到最后,我和郑忠营彻底崩溃,也没有看出滕台有丝毫的疲惫。他一会打手机,一会用对讲,不亦乐乎,所以到彩排结束,我们都没能采访到他。

    不放弃。4月28日,我们又厚着脸皮跑到世博局15号楼一层的一间办公室门口,因为我得到一个消息,滕台已经开完上海市委组织部的会,马上就会回到这里,和大家讨论前晚彩排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记得那天的会议从下午6点开到了半夜,这一次,他还是没能腾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第三次再见滕台,就到了4月29号下午,没有时间了,我只能背水一战。通过层层关卡,我们终于在文化中心的主席台上,再一次见到了他。这一次,他终于腾出时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我什么都来不及想,上来的第一句话就问,“上上下下这么跑,我们年轻人都受不了了,您不觉得累吗?”

    滕台说:“其实不累是假话,我耳朵里一直听到的是世博的隆隆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和同事是自发的一种动力,所以我尽可能风风火火,尽可能脑子高速运转,我也要求我的团队能够跑步工作。”

    接下来,我们的采访几乎就是在跑步中完成的。按照规定,在4月30日开幕式之前,电视节目中不能以任何形式透露开幕式的内容,但是经过我们和滕台这些天形成的良好的合作氛围以及我们的“据理力争”,在合理的尺度内,我们终于在最后播出的节目中透露了一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小的胜利。

    几乎是以差不多的方式,我在同一时间段完成了对刘文国导演的采访,4月30日和5月1日,两期节目顺利播出。而就在4月30日的下午,我又“被”承担了一项任务:在开幕式结束后的10分钟内,把他们二位加上外方导演,全部请进演播室做访谈。还好还好,要求一提出,几位大腕儿都非常给面子,全部同意。4月30日晚上,当我安全地把他们“护送”到了“炮楼”二层张泉灵的身边,看着他们开始顺利地握手、交谈时,心突然就落了停,瞬间我感到全身瘫软,举步维艰,连走到班车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更多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