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复兴时评:“规划病”是“城市病”的主要病因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5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复兴评论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作者:鲁宁

    今天,人民日报刊发长篇记者观察,感叹“北上广”等特大城市的“城市病”集中暴发,离宜居越来越远。作为生活于上海的市民,笔者对此的感触已积累了许多年。

    “城市病”带共性的病症主要包括人口膨胀、空气污染、交通拥堵、房价高企、安全脆弱等等表象特征。

    “城市病”在上世纪30年代开始暴发,最早染上“城市病”的城市如旧金山、底特律、纽约等美国大城市,到上世纪60年代,巴黎、伦敦、东京等特大城市也程度不同染上了“城市病”。进入新世纪后,新兴经济国家开始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城市病”在印度、墨西哥、巴西、中国的特大城市蔓延开来,且“病情”的发展程度和速度都大于、快于发达国家。在中国,现阶段的“城市病”以“北上广”最具典型性。

    然而,纵观全球城市化进程的历史演进,“城市病”并非城市的不治之症。“城市病”不但可治,若在治疗过程实施如中国的中医理论所主张的“辩证施治”,不但“城市病”有望根治,而且施治过程还是城市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过程。所言“脱胎换骨”指,城市经济结构趋于阶段性合理,产业层次实现阶段性提升,城市功能实现阶段性转型升级,衡量宜居性好坏的主要指标明显改善。

    因工作性质关系,笔者每年均会多次往返于京、广、沪之间,往返次数越多,对“城市病”的感触也越深。笔者以为,当下国内以“北上广”为典型的“城市病”,其主要病因缘自各自城市历史和现实互相纠结形成的“规划病”。三城市的政府受级差地租的强烈诱惑,都把各类城市资源投入于市级中心城区和各区的区级中心城区。这就造成上下班人流车流的单向集中甚至是爆发状流动,交通人为拥堵之外,商务成本、商住楼租金、商品房价格、餐饮及各项消费服务价格均被呈整体性的过分拉高。这些“病症”的背后,所反映的就是发展规划定位的急功近利甚至于错乱,因此,把“规划病”视作“城市病”暴发的源头病因,逻辑上是能够成立的。

    本世纪初,在“北上广”三城市中,“城市病”的病症数上海最重。当时上海的思路是在市区远郊打造九座产业、商业相对集聚的“新城”,投入资源不算少,无奈轨交规划没有先行,投了三四年都难见效果。2004起上海筹办世博会轨交建设大规模启动,但又是二三年过去,远郊新城建设仍然乏善可陈。据笔者观察,问题出在新城建设只注重做增量,不注重新城建设与中心城区产业存量的结构调整互相挂钩。2006年后,远郊新城建设规划与中心城区产业升级、工厂外迁、经济结构转型、新产业必须园区化落户等政策互相衔接,几年下来,远郊新城建设立即有了模样,产业、商业和人口集聚效果出乎政府预料。如此一来,远郊新城综合性宜居的比较优势,对中心城区的产业、商业和人口产生了愈来愈强烈的吸引力,目前,变化仍在加速进行中。

    笔者工作单位和居住地段都在上海中心城区,这几年的直观感受是,上下班交通拥堵状况一年比一年改善,甚至上半年与下半年都能感受出交通的变化。因为白天工作时间单向拥入中心城区的私家车和公务车逐年递减,空气质量有所好转,房价虽然被调控组合拳硬压着,但这几年甭管中心城区的房价被一轮轮炒作而爆涨,但中心城区的商品房租金却维持了基本稳定。这说明中心城区的租房者有所下降----这当然也是宜居性有所改善至少是没有继续恶化的一个衡量指标吧!

    上海“城市病”病症在逐步指标上有所好转,还远谈不上治愈。但从目前的趋向观察和分析,只要继续以科学的规划为龙头,以城市产业升级、结构调整、功能转型为抓手,假以时日,“城市病”是可以医治的,至少先做到不再继续恶化。笔者相信,上海如此,北京和广州也应当如此。

更多 视频排行榜